第30届梅多克(Médoc)马拉松:全世界最健康的马拉松赛?

Last Saturday was the 30th Marathon du Medoc. As usual we had a big Pichon Baron team,  with many distinguished runners including Jamie Goode, whose blog on the run you can read by clicking here,  and Yves Bruno the butcher from Pauillac, perhaps the thinnest and fastest butcher in the world, who was second in his category “V2M” in 2h53m42s and 2nd fastest on the Pichon Baron team.  I would also like to give a special mention to Patrice Taris who was the 1st of our runners to finish in 2h45m52s and Cédric Zilligen who was 3rd with a time of 3h38m22s.  The fastest of our lady runners was Céline Nicolle with a very respectable time of 4h10m35s.
Photo butcher
Caption “Yves Bruno the butcher from Pauillac”
As usual there was a joyous party atmosphere. I love this event – it hardly seems right to call it a race, as though many people train hard and run great times, the majority of participants are there just to have fun – because it is a celebration of the truth which seems self-evident if you participate in the event, that wine is a natural and healthy part of a balanced life, in the same way as exercise and physical fitness. The ambiance is festive without being excessive, and indeed how could it be otherwise for thousands of people who are running 42 kilometres on the day. There is an excellent rate of participation from the chateaux, many of whom offer tastings of their wine to the runners, along with more conventional marathon refreshments such as water, glucose and bananas. Personally I avoided the bananas.
The day was especially enjoyable for me as I was joined by my son Alexander at kilometre 18 where he had been waiting for me at Château Pibran with many members of the team from Pichon Baron who were serving Pibran to all the runners who cared to stop for a taste.
Photo CS and Alexander
Caption “Here is Alexander running alongside me.”
We carried on until kilometre 21, when I called it a day. I had a lunch to host at Pichon Baron, and some members of our team get back rather fast. Well that is my excuse for just enjoying the first half of the marathon, and I am sticking to it. We then walked across the vines to the garden of Pichon Baron, and welcomed the members of our team as they progressively came in.
It was a wonderful day, and as always a triumphant affirmation of the idea that a reasonable balanced approach to the pursuit of pleasure and to the enjoyment of physical fitness makes perfect sense, and a great deal more sense than a radical, puritan attitude to either subject. Everyone present had of course spent long hours training hard in order to be there, but the festive and happy atmosphere of the day showed that there is no incompatibility with that fact and with the idea that good wine and good company are part of the joy of life.

今年9月13日举行了第30届梅多克马拉松。按照惯例,男爵古堡(Château Pichon Baron)派遣了一支“大军”参赛,其中不乏知名人士,如英国酒评家杰米•古德(Jamie Goode,点击此处可阅读其关于此项赛事的博文)。

每年的梅多克马拉松都像一场轻松愉快的郊游,今年也是一样。我很喜欢这个活动,它跟人们想象中跑者辛苦锻炼、试图刷新纪录的马拉松赛完全不同,大部分“选手”只是为了好玩而参加。大家似乎只想证明一件显而易见的事实:葡萄酒是大自然的产物,有益健康,与锻炼和体能训练一样,都是均衡生活的一部分。梅多克马拉松在欢悦而非纵情的气氛中进行,数千名参加者还是得在一天内跑完42公里,当然不可能过于放纵。沿途经过的酒庄都踊跃参与,纷纷捧出葡萄酒请跑者品饮。除了葡萄酒之外,当然还有马拉松赛“常规”补给品如矿泉水、葡萄糖、香蕉等。我个人对香蕉一点也不感兴趣。

我当天特别高兴,因为我儿子亚历山大在赛程18公里处的佩兰城堡(Château Pibran)等我,许多男爵古堡工作人员都特别赶来帮忙,为想要品饮佩兰城堡佳酿的跑者服务。

Here is Alexander running alongside me.

亚历山大和我并肩跑。

我们一直跑到21公里,我决定到此为止。因为我还要在男爵古堡主持一场午宴,而且一些队友已经以相当快的速度跑完全程。好吧,这就算是我只跑完一半的藉口,总之我不会改变主意了。接着,我们穿过葡萄园,走到男爵古堡的花园里,在那里迎接“凯旋”归来的队友。

这真是美妙的一天。梅多克马拉松以行动证实,合理均衡的生活应兼顾适当的享受和锻炼,这种健康的态度优于偏激的禁欲主义。当然,所有的参加者都在事前经历过长时间的辛苦锻炼,但是轻松愉快的节庆气氛让大家领悟到“锻炼”与“乐趣”并不相悖,高朋满座,把酒言欢,更是生活中的一大乐趣。

Bookmark and Share

火鸟庄园(Quinta do Noval)宣布出产2012年份波特酒并推出“国家园”2004年份波特酒

火鸟庄园(Quinta do Noval

火鸟庄园(Quinta do Noval)

今天,我在葡萄牙杜罗河谷的火鸟庄园撰写博文。这几天天气晴朗,但是就七月而言,气温偏低。火鸟庄园2012年份波特酒于昨日宣布出产(declare)后,立即在市场上造成轰动,现在世界各地的火鸟庄园指定经销商和代理商都已取得他们的配额。

数十年来,火鸟庄园经常做出“独排众议”的宣布,第一次是宣布出产1931年份波特酒,这个大胆的决定正是树立其“波特酒名庄”声誉的主要因素。我的原则很简单:只要年份佳酿拥有符合标准要求的品质,以及火鸟庄园年份波特酒的经典风格和特性,就可以宣布出产。哪怕是连续两年宣布出产(例如2007和2008年份,2003和2004年份也是一样),哪怕是产量极小。火鸟庄园2012年份波特酒仅产1000箱,但我对其品质深感自豪,相信2012年份将令世人刮目相看,与最近几年宣布出产的2011、2008和2007年份上乘波特酒并驾齐驱。

火鸟庄园国家园2004年份波特酒也在上个月推出了。这款国家园年份波特酒虽然按照惯例在葡萄收成后的两年内(2006年)宣布出产,但我们最近才确定它面世的时机已经成熟。由于国家园2004年份波特酒在装瓶时仍似一块浑厚的璞玉,深藏不露,因此我们决定将之窖藏陈年。如今它已尽显香醇美味,强劲、浓郁,年轻的活力令人惊艳。

国家园2004年份波特酒和2012年份波特酒相继问世,为火鸟庄园带来了双喜临门的热闹气氛,相信全球粉丝都沾染了这份喜气。我在庄园撰写博文的此刻,看到园中葡萄正在健康地生长,丝毫未受上周倾盆大雨的影响。我们将尽心竭力,确保今年再次为火鸟庄园波特酒家族续写辉煌。

最后,我想跟大家分享去年秋天伦敦垂直品鉴会的视频,当时火鸟庄园国家园2004年份波特酒首次公开品鉴,我们在现场宣布了今年夏天上市的消息。

如果您无法观看本页的视频, 请点击这里在线播放

Bookmark and Share

年份波特酒的普遍宣布出产(General Declaration)是什么意思?

就我所知,“普遍宣布出产”并没有一定的规则可言。我认为它的定义就是“General Declaration”的字面意义,即所有(或者绝大多数)波特酒庄都宣布出产的年份。某些年份可能有一两家酒庄不宣布出产,但仍然被视为“普遍宣布出产”的年份。能不能宣布出产大致取决于天气,正如《圣经》所说的:“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上天对于所有的杜罗河谷葡萄园也是一视同仁。
关于宣布出产年份波特酒,火鸟庄园(Quinta do Noval)向来有点“自成一格”。在一定程度上,火鸟庄园就是因为宣布出产1931年份波特酒而声名大噪,当时其他酒庄都不宣布出产年份波特酒,而火鸟庄园坚持出产的1931年份波特酒确实十分出色。如果年份佳酿符合火鸟庄园年份波特酒的标准要求,我们会毫不犹豫地连续两年宣布出产:例如1966和1967年份,2003和2004年份,以及最近的2007和2008年份。我和所有的波特酒生产商一样,将宣布出产年份波特酒视为一件必须慎重处理的大事,只有我确定“当之无愧”的火鸟庄园年份波特酒才会宣布出产。至于绝大多数酒庄都不宣布出产的2004和2008年份,因为我实在太钟爱其中的少数几批佳酿,所以还是出产了少量的火鸟庄园年份波特酒。尽管这两个年份的产量远低于“普遍宣布出产”年份的产量,我还是毅然决定出产。

克里斯汀•希利(Christian Seely)

原文刊登于Roy Hersh的《波特酒迷》快讯,2010年7月(No. 53): www.fortheloveofport.com

Bookmark and Share

波尔多2013年份期酒品鉴周

今年的波尔多期酒品鉴周已进行到一半。就目前情况而言,男爵古堡(Pichon Baron)品鉴室里的气氛相当好。尽管困难的气候条件带来诸多挑战,但是2013年份仍有若干优质红葡萄酒,苏玳甜白葡萄酒的品质极佳。我从品鉴者口中听到,他们大多都觉得不虚此行,因为他们将承担指引读者或顾客的重任,向其推荐多家酒庄排除万难、致力酿成的2013年份佳作。这些葡萄酒受到的好评当之无愧。

如果您无法观看本页的视频,请点击这里在线播放

如果您无法观看本页的视频, 请点击这里在线播放

Bookmark and Share

波尔多2013年葡萄收成

2013年已近尾声,我觉得这是谈谈我们的亲身经历,发布集团旗下庄园2013年葡萄收成报告的最佳时机。关于这个年份,在媒体上出现了不少以讹传讹的失实报道。如果编写者并未在现场目睹葡萄采收实况,并未亲口品尝基酒,怎能作出中肯的评价?因此,我想代表旗下庄园为同好们提供一些第一手信息。

最敏感的话题当然是波尔多红酒的葡萄收成。对于葡萄栽植而言,2013确实是一个挑战重重的年份。如果硬要说2013是极佳或出类拔萃的年份,后果可能是信誉扫地,博友们再也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了。但是,宣称这是“坏年份”而摒弃当年的葡萄酒,也一样是偏颇的误判。本文将试着解释大自然赋予我们的条件和我们的亲身体验,让大家了解我们为保护葡萄及葡萄酒的品质而付出的努力,以及我对所产红酒品质的评价。

事实上,2013年苏玳(Sauternes)和匈牙利托卡伊(Tokaj)产区的收成非常好,详情下周再谈。今天先谈男爵古堡(Pichon Baron)和贝地酒庄(Petit-Village)的红酒。

首先,天候条件无疑是困难的,但这在波尔多并不罕见。波尔多地区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在这里尽心竭力呵护葡萄园的农民每年都要应对各种挑战,即使在出色的年份也不例外。2013年,老天爷决定以最严酷的气候来考验我们,从专业角度来看,设法克服这些挑战其实是很能激发斗志的工作。与极佳年份相比,波折不断的年份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努力,因此,我们更珍惜这些得来不易的成果。正是由于一路披荆斩棘,步步艰辛,所以在目睹和品尝最终成果时,心中的欣慰和满足真是笔墨难以形容。

我们都知道,在媒体上危言耸听,“一杆子打翻一个年份”是造成轰动效应的捷径。尤其是那些滴酒未沾的人,信手写来更是容易。然而,我认为黑白二分法的思维不适用于葡萄酒,因为这会导致对其本性的误解,尤其是波尔多特级酒庄(Grand Cru)所出产的葡萄酒,一直以来,不论大自然给我们什么条件,我们总是不遗余力,不惜动用所有的资源,力求达到品质标准要求。

如果有幸在一个管理严谨的特级庄园进行垂直品酒(即比较不同的年份),您会发现在十年之间,波尔多红酒年年不同。这也是波尔多名酒令人着迷的部分原因,而重点并不在于一些年份比其他年份“出色”。2005、2009和2010都是出众的年份,但如果加以比较,我们会发现即使在有利的气候条件下,波尔多一年四季变化多端的气候每年都孕育出自有特色的葡萄酒。杰出的男爵古堡(Pichon Baron)2005年份迄今仍“深藏不露”,它具有既强劲又细致的单宁,只要再耐心陈酿数年,即可释放出带来极致品饮体验的潜力。反之,2009年份自一开始即不断施展迷人的馥郁“丰”味,而且历久不衰,不像有些红酒会“江郎才尽”。尽管这两个年份的品质旗鼓相当,两者都有继续陈放数十年的潜力,但是现阶段的2009年份更为顺口。

每个年份各有千秋,其随着岁月而陈熟的进展也截然不同。收藏、品饮特级名酒的乐趣多半来自于此。再举一个清淡型的2004年份为例,这个当年被许多批评者弃如敝屣,认为期酒不值得购买的年份,如今已成为人间美味,清新、丝滑、结构均衡、酒体饱满,在现可品饮的佳酿之中名列前茅。气温偏低、天气状况较为严峻的2007年份,陈熟的进展反而超越2004年份,现在已可畅快享用。至于相对气温同样偏低、在期酒品鉴期间也饱受批评的2008年份,我认为它是2000-09年间最出色的年份之一,而且当今越来越多的同好也持相同观点。

我们不能忘了,每个年份都有它与众不同的个性。只收藏2005年份那样一鸣惊人的好酒无疑是画地自限,可能会错失了您所关注庄园的全貌,误解了葡萄酒的本质,也错过了品赏其他佳酿的千百种不同享受。我们不能轻信任何形式的极端评价,不论是大力追捧旷世好酒的歌功颂德,还是奚落差酒的幸灾乐祸,都不能照单全收。在一个管理严谨的特级庄园,黑白二分法的极端情况格外罕见。我们酿制的葡萄酒讲求微妙和细微的区别,我认为品鉴、评判葡萄酒的人也应该讲求微妙和细微的区别。

言归正传,2013年波尔多的葡萄园究竟经历了那些波折?我只能跟大家分享我们在波亚克产区的男爵古堡(Pichon Baron)和波美侯产区的贝地酒庄(Petit-Village)亲身经历的奋斗过程。我不讳言棘手的问题颇多,但栽植葡萄和酿酒本来就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如想作出公正的评价,应该从我们工作的成果来判断,而非基于那些我们必须应对及克服的挑战。

不利的气候条件

开花期降雨过多,五月和六月异常寒冷,导致大量花期落花和座果异常、大小不一的现象。这可能造成产量减少,但最重要的是随后严格筛选的工作,必须在采收前先将因座果异常而未成熟的葡萄摘除。

六月底至七月初仍持续寒冷潮湿,延迟了葡萄的生长。

为了抵抗潮湿气候引致的霜霉病风险,我们采取了预防霜霉病的措施。

虽然七月和八月天气晴朗且温暖,但却未能弥补初夏损失的阳光。一切都推迟了,不过既然产量小,也就不需要提早收成,可以等到葡萄更成熟时再进行采收。

九月初雨神再度光顾,为了降低湿度,我们决定摘除剩余的叶片(此前已经摘下一侧的叶片),让葡萄尽可能成熟。

九月下旬气温终于回升,尽管近似热带的湿热气候并不舒适,但至少有助于低产量的葡萄快速成熟。

然而,主要涉及梅洛产区的灰霉病风险促使我们比原定计划提早采收。

这些都是实情,2013确实是十分艰辛的一年,种种不利因素势将难以造就世纪最佳年份。

尽管如此,我在男爵古堡(Pichon Baron)和贝地酒庄(Petit-Village)初次品尝新酿基酒时,感觉真是如释重负。的确,在收成时梅多克梅洛产区的部分葡萄已经腐烂,但经过严格的筛选,在我们保留的葡萄中没有一丝腐烂的痕迹。最终结果是葡萄产量虽低,但酿成的基酒拥有清新的葡萄原汁原味。在品尝之前,我担心会有青涩、不成熟的单宁,所幸在品饮时只有极小部分有此倾向,这些基酒将不会用于调酿顶级红酒(Grand Vin)。略高的酸度将成为2013年份的特征,至少男爵古堡(Pichon Baron)和贝地酒庄(Petit-Village)的红酒将是如此。我有信心,这两个庄园的2013年份将是好酒,象征着战胜逆境的欢乐凯旋之酒,而且是在此年份的生产条件下所能作出的最佳表现。毕竟,这是我们年年奋斗的最终目标。我不要求大家听信我的片面之词,欢迎您亲自来品鉴,相信您会大大地惊喜。

对于那些质疑2013年份是否将在期酒品鉴会上推出,如果推出是否值得前来品尝的评论者,我的答覆是:当然会在期酒品鉴会上推出,当然值得前来品尝。请爱酒的同好们都来尝尝我们在2013这样的年份尽力取得的成果,我们将带着自豪、欢欣的心情,与您分享这些得来不易的心血结晶。

赤霞珠葡萄我在男爵古堡(Pichon Baron)- 2013年9月

男爵古堡(Pichon Baron)的赤霞珠葡萄 - 2013年9月

2013年葡萄收成和贝地酒庄(Petit-Village)

贝地酒庄(Petit-Village) 2013年葡萄收成

Bookmark and Share